Vikki

ヘ( ̄ω ̄ヘ)

【韩叶】黎明两小时

-刑侦类
-只有韩叶,看出了别的……都是兄弟情……
-架空,大部分都是我瞎扯的,不合理的地方可能很多,欢迎指正。
-直男韩队暗恋直男叶修系列(*/∇\*)

(序)
冬季的风,冰冷,彻骨,却冻不住那冲天的大火。连环爆炸过后,整个废弃工厂区全都燃烧起来,似乎要把这望不见尽头的夜,映成苍白的昼。

叶修坐在远处的一块岩石上,点起烟盒里的最后一支烟,静静望着山下爆炸过后剧烈燃烧的废弃厂房。剧烈燃烧的火光跳动在他的毫无焦点的眼眸里,映红了他苍白的脸,却也没能给他增添半点血色。
他刚刚从那里死里逃生,身上还带着硫磺和硝石的气息,伤口还留着血,烧伤触目惊心。冷风如刀割般刮在他的脸上,可他毫无反应,只是冷冷地盯着远方被照亮的夜空。

这次行动跨越好几个省,是上千位刑警特警共同参与的特大联合行动,上面十分重视。整整一年半,刑侦一队都在跟进这个案子,叶修作为队长,自然是这次行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,他们来之前做好了周密的计划,已经把犯罪集团的主要人员都逼到绝路了,可是在行动开始的前几分钟,刘皓却说上边收到情报,在东边厂区可能有大量证据,让他带一队人过去。叶修当时没多想,可是到了那边,他就发现了不对。
没来得及让所有人撤出,爆炸就发生了,连环爆炸,东区的火情迅速蔓延,整个废弃的厂房区域,都烧成了一片火海。
叶修没来得及救人,就连他自己,都差点葬送在那里。
除了一队的主谋人员以及在外围占领制高点的苏沐橙,其余配合行动的一百多人,全都交代在了那里。
一百多条人命,就换来了一个抓捕失败,犯罪集团首领逃脱的结果。

“呼——”叶修吐出一口烟,一手按灭烟头,另一只手按住自己的伤口,抬头看了看即将破晓的远方的天空,眼里终于有了焦点,他对着那冲天的火光,自言自语道:“等着我,沐秋,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……”

爆炸第二天,市局副局长陶轩办公室。
“搞定了么?”陶轩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刘皓。
“您放心,他们消防的到现在还没把火扑灭呢,就算他叶秋再神,估计都得炸成灰了吧。”
“很好。后续的报告都准备好了么?”
“当然,刑侦一队队长叶秋,行动前临时改变计划,指挥失误,导致连环爆炸,共一百二十二位同志牺牲,犯罪嫌疑人逃脱。对叶秋队长临时改变计划的目的尚不明确,而此事与嫌疑人逃脱之间是否有关仍不清楚。由于叶秋队长已牺牲,此案还有待进一步查证。”
刘皓看了看副局长的脸色,继续说道:“这下,虽然他背叛通敌的罪名没坐实,却也留下了个疑点,没查明之前,死后的功勋,怕是也得不到喽。当然啦,叶秋人都死透了,这真相,是查不出来的啦!”
“就算他没死,侥幸活着,这种根本说不清的罪名,也够他后半辈子死在监狱里的了。”崔立在一旁接到。
“嗯。”陶轩没表示什么,只是冷冷的望向窗外。如果可以,他是不想这么对叶秋的。他已经给过他机会了,可叶秋不要,那就不能怪自己无情了。
“队长的人选已经确定了吧?”陶轩收回目光,看向崔立。
“已经在队里了,名字叫孙翔,只是个刚毕业一年的傻小子,比叶秋要好控制的多。”
陶轩刚想表示点什么,就听见门外由远及近的慌乱的脚步声,紧接着,门被粗暴地推开,是苏沐橙。
她头发凌乱,喘着气,情绪十分激动,应该是刚得到消息就跑来了。
屋里三人似乎早就预料到了,没有半点惊讶的神色。
看到他们这样,苏沐橙的心里已经凉了半截,她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:“叶秋呢?”
“为什么来了一个孙翔当队长,叶秋呢?”
“叶秋已经牺牲了。”刘皓一脸看好戏的表情,“他临阵背叛队友,放跑了犯罪嫌疑人,还引发了爆炸,没玩好把自己炸死了,怎么,还要向我们兴师问罪么?”
“你们杀了他,还要毁了他!?”苏沐橙感觉自己气的发抖,看着刘皓的幸灾乐祸,崔立的冷眼旁观和陶轩的默许,她强忍着泪水,夺门而出。

这件事很快便在这几个省的大小警局里传遍了,由于事情性质恶劣,整个一队都被停职接受调查,全市局的人都知道叶秋是被冤枉的,可是没有办法,一队除了苏沐橙和新来的孙翔,其他人的口供都是一样的,就连负责一队后勤的陈夜辉等人,都一口咬定了叶秋的背叛,而由于苏沐橙与叶秋关系较近,她的证词并不被采纳。

叶秋,那个被警界奉为传奇的斗神,如今似乎成为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。
一百二十二条人命,沉重地压在他的心上。

一个月后,刑侦二队。
空气沉重的几乎凝滞。
新来的实习生大气也不敢出,紧张得后背都被汗浸透了,小心翼翼的鼓起勇气看向他未来的队长,被称为拳皇,别称钱包脸(划去)的韩队——韩文清,后者正黑着脸看着他的资料。
也怪他自己点背,最近出了这么大一件事,整个市局都要闹翻了,他偏偏在这时考到了市局,好巧不巧分到了刑侦二队,据说这个队长生气的时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敢让副局长出去,想到这,实习生的心更凉了。
“卫涵烨?”韩队沉着脸开口。
“到……到!”突然被叫到名的实习生一震,连忙喊到。
“……”韩文清似乎有些不满,冷着脸看了看他,转头对林敬言道:“他就交给你了。”
“好。”林敬言微笑着回应。
卫涵烨看着这个和蔼可亲的前辈,眼泪都快出来了,终于不用再面对韩队了!

中午食堂,林敬言把卫涵烨领过去和自己一桌,正好交代他一些事,张佳乐也凑了过去。
“张佳乐前辈!”卫涵烨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。
“哈哈哈,不用那么紧张,我没有老韩那么吓人。”张佳乐笑着拍了拍他,“我看你今天都要吓晕过去了!”
“……”小实习生没受过前辈的调侃,脸一红,没说话。
“也算你运气不好,刚结束这么一大摊子事,老韩他心情很不好。”张家乐咽下一大口汤,“转头对林敬言道:“诶你说,叶秋也算是他将近十年的老对头了,劲敌不见了,他应该高兴才对啊,怎么连比往常都要黑的多?”
“正因为是十年的对手,所以才接受不了叶秋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,还被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吧。”林敬言扶了一下眼睛,戏谑地看着张佳乐道,“也不知道是谁当初听到叶秋背叛的消息差点冲进一队炸了他们。”
“靠,我那是看刘皓那帮家伙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不爽,再说了,你相信叶秋那家伙会背叛?”
“不……”林敬言垂下眼帘,突然感受到身旁人的好奇目光,看着卫涵烨发光的眼睛,无奈的笑了一下,“别说了,吃饭吧。”
“我也不信!”卫涵烨说道,“叶秋前辈是我的偶像!”
“是么?”林敬言和张佳乐不置可否,只是淡淡地说:“你可不要学他……小心你的小命。”

B市,叶家。
叶父接了电话,电话那边通知的人员毫无感情的告诉他他儿子已经牺牲了,而且,有背叛通敌的嫌疑。
叶父听见叶秋的名字愣了一下,随即明白过来是他那从来都不省心的大儿子,背叛?
“不可能!”叶父暴怒,向电话那边吼道:“他不可能背叛!如果他背叛了,就算他被炸的连渣都不剩,我也能把他从地底揪出来认罪!不可能!”随即猛然摔下电话,甩上门,把自己关在屋里,叶秋担心地跟进去,发现,那个总是昂首挺胸,不苟言笑的叶上将,在摔下电话之后,仿佛一时间苍老了许多。他突然意识到,这个总是说着哥哥不争气,不愿意认他的父亲,其实打心底里,是以叶修为荣的。
“出去……”叶父掩着脸,克制而压抑地对他的小儿子说道:“让我自己待一会……”
“……”叶秋关上了门,他还不相信这个事实,他不相信他那总是象征着胜利的哥哥会落得这种下场,可他还不能发泄情绪,因为,叶母刚刚买菜回来了。
“妈……”叶秋看着她,悲从中来,一时不知如何开口。
女人的直觉总是很准的,叶母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猛地抓住了叶秋。
几分钟后,爆发出了绝望的哭声。

一个月前,爆炸过后的第二天夜里。
叶修晃晃悠悠地走在马路上,为了回到市区,几乎用光了他所有体力。他没去医院,只是找了个药店买了点药和纱布,找了个地方随便包扎了一下,对于这种伤,叶修早就不在意了,反正他命硬。
空气的温度越来越低,渐渐的下起了雪,叶修裹紧了衣服,之前那身行动穿的已经处理掉了,这件是他不知道从哪顺来的,并不是很御寒,叶修想着,再这样下去,他可能会被冻死。
慢悠悠地抽出一支烟,叶修四处看了看,相中了一个叫兴欣的网络会所,走了进去。
“先……这样吧……”他想着。


TBC
从此叶修走到了荣耀职业选手的巅峰(划去)

刑侦类的文哈,我看的挺多,但实际不是很了解,不科学的地方一定会有哈……

嘉世就是刑侦一队啦,霸图是二队,大家想想别的队都能是什么呢……

韩叶恋爱故事见证人
卫涵烨(为韩叶)(*/∇\*)

离高考就剩一天多一点(不务正业)开个坑……祝自己考好*(*´∀`*)☆

谢谢观看啦

评论(5)

热度(44)